最近,你的屏幕上可能出现过一个极有特色的长发小伙,还伴随着一首让人忍不住循环的魔性短歌 我是云南的,云南怒江的,怒江泸水市,泸水市六库,六库傈僳族,傈僳族是这样叫,乌鸦叫做阿南,青蛙叫做欧巴……鸡蛋叫做嘛啊耶夫 。

  你也许是在无意中点开这段视频,本着打发时间的念头,继续看了下去。看第一遍时,你可能还在好奇这段视频的逻辑,于是又看了第二遍;然后你觉得这段旋律有些上头,决定再看一遍;而当你看到第三遍甚至第四遍,大脑已经只记得 我是云南的 ,逐渐理解一切。

  src=这段洗脑的短视频,成为了近期互联网的宠儿,在视频平台轻松获得破千万的播放量。继原视频爆火后,标签 全国网友上分 也登上了众多社交平台的热搜榜单,全国各地的网友开始照着 我是 XX 的,XXXX 的 模板,制作并发布各式各样的二创视频。

  src=最早出现的,肯定是各地网友仿照原视频模板主题,制作的家乡话版 我是 XX 的 ,这个 XX 可以是安徽、浙江、四川以及任何省份、自治区和直辖市。

  既然全国各地的网友都能跟着视频整活,那近年中国足球史上最著名球迷的 退钱哥 ,当然也能紧跟潮流喊话国足 射门叫做门柱,铲球叫做武术,停球叫做遛弯,防守叫做下班 。

  随着视频的疯狂传播,影响的范围很快就不局限于本国,日本友人著名演员矢野浩二(《小兵张嘎》电视剧中 斋藤 扮演者)都加入其中,介绍起了自己的老家。

  此后,当然就像任何二创视频一样, 我是 XX 的 很快就超出了现实的命题范围, 我 甚至可以来自瓦罗兰大陆。

  既然已经不当人了,那如果在瓦罗兰呆腻了,选择 一转攻势 前往屏幕里的老台北,和杰哥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,看上去自然也很合理。

  如果厌倦了杰哥的温柔乡,也可以搭上台北直达柏林的班机,到地堡里让鬼畜区最著名的小胡子,为你愈疗身心的创伤。

  当越来越多的二创出现,原版视频里长发小哥的人气水涨船高。因为脸形、发型再加上神态,神似《英雄联盟》里的德莱文,他也喜提一个 云南德莱文 的称号。

  视频中小伙的快手账号叫做 云南傈僳族小伙 — 蔡总 ,动态最早是 2021 年底的一条点赞。通过他的动态信息(目前已全部清空),以及在百度指数上搜索关键词 我是云南的 ,我们能够清楚地发现,这位傈僳族小伙的百度热度,在 5 月 11 日当天突飞猛涨,B 站及其他平台的二创,也都在此后出现。

  在那段最火的原版视频中,傈僳族小伙蔡总先是选择一个帅气的角度,然后一边对着歌词的口型,一边重复着大幅度的点头。类似的短视频有数段,蔡总在不同场景摆出了相同的 黄金右脸 ,在同样的歌曲里魔性地摆头。

  src=我是云南的 最早出现在 2020 年 10 月 11 日,来源于快手用户 云南《阿军》,是阿军在自娱自乐时编写的顺口溜短歌。但问题在于,阿军自己编写的 歌曲 没有火,蔡总的对口型翻拍,却火遍了全网。

  当然,傈僳族小伙蔡总并没否认自己是在对口型,他和原作者阿军甚至还在快手直播互动过一场 PK。在直播间反复强调自己原创地位的阿军,以高比分短暂地碾压了蔡总。

  但这场 PK 以及阿军对 原创不火二创火 的某种执着,并没有掀起什么浪花。今天, 二创者蔡总 和 原创者阿军 的快手粉丝数量分别是 117 万和 6 万。

  src=不少网友都认为,这首歌火起来肯定不是因为歌词本身,而是因为蔡总那张轮廓分明的脸,以及海量以蔡总视频为素材的二创。

  此后的故事顺理成章。当地的媒体开始采访蔡总,而接受采访的蔡总,却出现在了一个看似违和,仔细想想却仿佛没什么不合理的地方——工地宿舍。

  从这个场景再结合他以前的快手视频,我们不难发现,这位正火遍全网的 歌手 ,是一位在建筑工地从事重体力工作的架子工。就像傈僳族这个从云南十万大山里走出,很少有人听过的少数民族一样, 架子工 同样是个很多人并不熟悉的工种。

  架子工主要负责的,是在工地上搭建操作平台,通常在高空作业。虽然工资比起其他普工高上一些,却是工地上最危险的工种之一,每个架子工都在拿安全换收入。

  根据蔡总在直播中的自述,他 16 岁出来打工,从砌墙的小工做起,做到现在的架子工,在工地上就这么干了十几年,拍短视频只是闲暇时的小小爱好。

  src=不过,现在对于获得流量青睐的他来说,在工地上高危作业拿命换钱,可能已经是过去式了。

  在获得流量的青睐后,蔡总连带着他弟弟 蔡二爷 的身影,很快出现在了直播间。但刚直播时的蔡总,和那段视频中阳光开朗的形象有些差别。他普通话说得不熟,人显得有些木讷,更别谈和直播间的人潮互动。与他相反的是,弟弟蔡二爷比蔡总活络上许多,显然更熟悉直播互动 谢谢老铁们的支持 老铁们红心点点 今天冲一下人气看能不能到 100 万 。

  不少网友认为,傈僳族小伙 蔡总 ,似乎正在成为云南版的 丁真 ——一位新的草根旅游形象宣传大使。

  在那次发生于工地宿舍,被不少工友围观过的,略带尴尬的直播采访之后,蔡总和弟弟似乎受到家乡机构的邀请,回到了怒江。

  src=现在的他和弟弟,在精心搭建的 民族特色直播间 里,和一些同样是少数民族,但显然更熟稔直播的人们互动直播,介绍着各种民族的乐器、服饰和美食。

  蔡总的未来,似乎有迹可循。B 站官号不久前 云南广播电视台 发布了集合 15 个少数民族的 我是云南的 · 终极版 ,对蔡总的视频表示了认可。蔡总和弟弟也受到了快手官号 新华网 官号的邀请,制作了一期 我是云南的 主题视频。

  但和如今丁真遭遇的网络风波相比,网友们似乎并不反感蔡总的形象转变,甚至有网友在评论区鼓励蔡总 没有人能火一辈子,宣传家乡怎么了,不比工地上做苦力好吗 。

  在流量突如其来的冲击下,直播间的蔡总似乎一直没缓过来,他习惯把镜头交给弟弟,自己只是配合着弟弟和直播间里的其他人。

  只有在 我是云南的 伴奏响起时,他才会露出那种视频最初出现的,带着腼腆的笑容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